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召开 网络文学拥抱传统文学-

谈及网络写作和传统文学的写作差异,金宇澄用冷和热来形容:“在网络上写作,你每天都要为读者着想,因为你写了当前贴上去就公开了,进程往哪里都要考虑。一开始我也不习惯,这有点像民国时代的报刊连载。写作中,如果读者没有回应我会警戒 。某种意思上,小说在草稿状态就已经公然化了,以前是‘冷写作’——在家里冷静写作,这是‘热写作’。”而这种类似连载的写法,让金宇澄感到是能够刺激作者超常施展的,“我记得写《繁花》到中期,我天天只为这部小说而活。”

2017年5月

阅文集团“起点国际”上线。

2004年10月

“网络文学也只是个开始,路很长,在哪里出发不要紧,关键是能留下多少?”在金宇澄看来,真正的文学是需要时间校验的,“说来说去,网络文学和纯文学是必由之路的,哪条路都通罗马。”

不仅是记者在现场的观察,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互动,也是行业内部的一种认定,在大会上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颁布的“网络文学20周年系列评选——网络文学20年关键词评比”中,有精品创作、社会效益评估、推优,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出海、互动、新文艺群体等词汇都和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互动相干。“近些年来,网络文学行业发生了结构性变更,精品化成了网络文学发展的主流。”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陈定家向记者总结他的观察,“这其中的变革,与相关局部大力倡导精品创作、器重社会效益评估有密切关系,其中发展各种形式的推优运动,探索科学公平的阅评轨制,提倡事实题材写作,不断改进和完善编辑任务制度等一系列举措有关。”

这和从前几年的景象全然不同。曾经网络文学一直是以与传统文学对立的姿态浮现的,网络文学所代表的无门槛写作+消遣性阅读+网络搭载,始终被传统文学界认为“不入流”;而面对传统文学的过分严肃+读者互动不强+出版门槛高,多数网络文学作家在希望作品被纸书出版被传统文学认可而不得的情形下,亦开始了各自为政,为网络上的读者服务,生产高爽点长篇幅的内容。

首届中国&ldquo,大众心水论坛;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举办。

行业走向:精品化成了网络文学发展的主流

2018年8月

2003年10月

“前几年,传统文学圈对网络文学圈还有挺强烈的偏见,一起开会的时候火药味还是挺浓的。”何常在说,“从前传统作家觉得网络作家夺走了他们的读者,但我觉得全体历史的时代不是由某一类作家决定的,而是由公民决议的。国民需要什么,什么东西就会应运而生。”近年来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网络文学的经典作品被认可,这样的情况有了一定的改观。近几年,中国作家协会也在建立一套评估体系,对重点网络文学作品进行扶持,晚上21时至23时熄灯就寝 但前期筹备陆,2018年的搀扶名单中,《浩瀚》就在其中。相似作品的成功,也恰好说明了,一些愿意打磨作品的人正在把目光投向现实题材的创作中,在何常在看来,不论什么样的题材,需要作者教训经历的积累和一直的学习。“网络文学需要更多作者的成熟,等到我们这批作者更成熟之后,必定会更多一些斟酌,在历史、都市题材中,找到更多适合转化的精品,和向社会输出正能量。”

而这部作品被称为“网络文学”也不是没有情理,这本书最初的情势确实是一个网络连载的帖子。2011年,老金用了个网名“独上阁楼”,在“弄堂网”开帖《独上阁楼,最好是夜里》,当年这里曾是一片讲沪语的小天地,汇聚了各路上海人,“独上阁楼”每天连载,用“日更”把这个故事写到了序幕。“可能他们网文作者一天更新一万字,我每天更新三千,后期我是突起了,我一天有更新六千字的纪录。他们每天有多少万读者,每天我也或者有一百到多少百读者。”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引导见解》等文件发布履行。

2014年10月

盛大网络收购出发点中文网等网站,聚集效应初显。

传统文学生产营垒的作家每每发言时,终场白都不再是不屑,他们大多秉持着一种谦虚,或者是看到市场数字时候的惊疑:“每次来参加网络文学界的会议,我都觉得备受碾压,为什么呢?因为每次我都能看到一大串铺天盖地的非常宏大的数字。”李敬泽在活动现场说,他更多地看到了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在传播本质上的统一性,“我个人觉得网络文学就是通俗的大众的文学,艰深的大众的文学有至关重要的价值,它就是一个民族空想的方法,是一个民族对自我的抚慰、激励和假想,包括着一个民族对自我对世界的等候和见证。”

网文作家:终极还是要从文学出发

网络文学掀起改编潮。

起点中文网在线收费经营模式正式推出。

全国宣传思维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

国家版权局印发《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告诉》。

“榕树下”注册胜利,催生首批原创文学网站的树立。

2015年1月

《大江东去》获中宣部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2015年10月

2014年1月

2014年9月

自然,严正文学作家也并非在一味抬高哪边,更多的,是在辩证地看待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的那条河。“网络文学我看过一些货色,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网文作者经常能写出‘人人心中有’,然而写不出‘人人笔下无’,读者有巨大的愿望,作者写的都是读者想要的,但写一万个字跟写一百个字成果差不久。而所谓的传统严肃文学,最大的问题是可能写出‘人人笔下无’,不一定能写出‘人人心中有’的作品,作为一个艺术品在雕刻上更好一些,然而写的货色时常和普遍的社会生涯没有关系,和每个人欲望不关系,跟每个人生活没有关联。”诚然作为传统作家,李敬泽并不太理解一个网络文学作家动不动写多少百万字的生产方式,但他客观认为,不论是何种文学创作切实都应当按照一个标准去做——就是做到“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

说他用传统作家的格局写了一部网络小说不为过,在他看来,这两者固然是殊途同归,但现阶段两个创作群体仍然还是有需要彼此促进的部门:“网络小说合适于拉长篇幅,用更多的情节,一个一个故事地推进,爽文、热血、打脸,这样看似很爽,但是看完之后,像可口可乐一样,只是一个快消品,这也是网络文学的问题所在,传统文学作家可以在很短的叙事里面把一个人物给剖析出来,这是大部分网络作家不具备的功力。”当然另一边,在何常在看来,网络文学作家与读者的互动以及和读者的距离,恐怕也是值得传统文学作者发明的,“读者是作家的阵地,我们的作品是要影响人的,影响不到人的话,就变成日记了。”

传统作家:如何做到“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网上连载,引读者广泛关注。

“实在从我的自身经验来说,我不感到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存在壁垒。”作家何常在说。他是河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网络代表作《浩大》、《命师》、《官神》、《官运》都获得很好的口碑和很多的读者。早年他是纯文学的写作者,在传统文学杂志和民众艰深文学杂志上发表过不少文章,也有作品被出版社结集出版,“但因为自己始终有一个写长篇的梦,而不管是出版社仍是文学杂志,纸质出版的难度都比较高,因为想更好地表白自己的故事,所以就把故事放到了网上。”

2018年6月

2009年9月

他的作品《浩荡》就是刊在网络上的长篇故事,但主题并非是修仙打怪,他把眼光放到了现实的伟大时代,整部小说是深圳经历的改造开放40年发展的缩影,他从房地产、金融和互联网三个和庶民非亲非故的行业为切入点,设定了三个代表性的主人公,开始写作网络小说,“我之前写商战、官场类小说多,接触了很多企业家,他们不止一次和我聊过这个问题。改革开放40年中有太多人物悲欢福气,宏大时代缺少一部真正记录它的作品,善于传布的网络小说中就更没有。”在他看来,这是值得写、值得写好的时代作品。

网络文学发展过程中的二十件大事

2014年12月

浙江省率先成破网络作家协会。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首次发展年度优良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

2018年5月

2017年8月

(该评比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

《繁花》被评为网文精品 很意外

而此次大会从开头的《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繁花》被标注成精品网络文学作品开端,好像传递了一种讯号,无论是自上而下还是内容出产须要,网络文学与传统的拥抱与互动开启了。

手机阅读业务进入商用阶段。

2011年

“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举动启动。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 没有壁垒

在主题的决定上,“网络文学选题要向现实主义倾斜”亦成为各个分论坛的要害词,必定程度上,从全然的修仙、玄幻超越到事实主义题材,本身也标志了网络文学的一种转向。“我始终坚信,作品应该取材现实、关注现实、反应现实、扎根现实,带着现实的体温动身。” 网络文学作家唐欣恬在分享本人创作《裸婚时期》的教训中说。这部作品得到平台和用户认可的同时,还入选了国度消息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家协会推介的2017年优秀网络作品名单,在作者看来,关注现实和领有网络读者并不抵牾,“密切关注现实,触摸社会发展中的痛点,敏锐发掘新一代年轻人在成上进程中的惘然与困惑,通过文学作品予以恰当体现,这样的作品天然会受到认可和欢迎。”

《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繁花》被放在了“反映时代的经典力作”一页。这已经不是作家金宇澄的《繁花》第一次以网络文学作品身份受到殊荣。今年3月,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市作家协会、阅文集团联合推举的“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精良作品”公布结果,这部纯文学作品也在其中。这样的结果常常让传统文学界和网络文学界两边都觉得吃惊,一面是网络文学作家不太懂得这部书写上海市井生活的作品,一面是金宇澄也认为“很意外”。

在金宇澄的察看里,纯文学圈还是对网络写作有不屑的,这种不屑甚至产生在年青的纯文学作者身上,王中王铁算盘四肖中特。他有次对一位青年作者说,自己假如也是青年人,确定会去研究网络写作为何能吸引这么多的读者的问题,“80后年轻人说,金老师,我干吗要学他们啊?我写到当初也是不容易的。”金宇澄认为,圈内的写作,也就是——纯文学和网络文学——我们和他们,明显是对破的,也就是通俗与非通俗的差别吧。应该说“网络文学也有良多值得纯文学作家学习的东西”。金宇澄曾经加入一个网络作者的探讨会,发现了部分网文作者研究古代服饰细节极为深入,这种案头的功夫,“无比值得纯文学作者学习”。

何常在

面对各种评比将《繁花》纳入网络文学规模,老金说,“从严格意义上说,网络文学的‘网’和我的‘网’,肯定是两回事。”在金宇澄看来,《繁花》所在的网,是沪语和上海话的网,而网络文学的网,恐怕是类型文学的世界。不过老金比拟宽容,“总的来说,只有是网上发表,无论专业小说网站还是市民网站,都属于网络文学吧。”

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是从重磅的《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呈文》发布开始的,这一讲演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宣布,从政策、作品、作者、读者、市场、趋势等6个角度,以数据和业态的发展为基本,对网络文学现状做出了宏观描述:截至2017年年底,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高达1647万部(种),签约作品132.7万部,当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部。在巨大数量规模基础上,网络文学精品力作也在一直涌现,IP化进一步推动网络文学向精品化方向发展,目前已累计改编片子1195部,改编电视剧1232部,改编游戏605部,改编动漫712部,改编网络剧和网络电影的范围则更为庞大。

中共核心印发《对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看法》。

首届网络文学周在杭州举行。

2010年1月

网络文学用户范畴超过4亿。

对精品文学的追求,不仅是为了全部产业的改编或娱乐生态服务,更多的也是从内容生产环节开始让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进行有效的互动。“今天我们谈网络文学和严肃文学的区别,我个人认为没有那么神秘,我自己的分辨方式是严肃文学以学习(的目标)为主,网络文学以娱乐(的目的)为主,随着互联网技能的大发展,随着大家对文学诉求的不一样,这种界限会缓缓消失。”阿里文学CEO宇乾向记者吐露,近来阿里文学也签约了不少传统作家,并即将与十月文学院一起奇特配合,在全国金榜题名br 涵盖三大片区有,增进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的交换,提升网络文学成绩上的进步。

1999年8月

1998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诞生,开启了网络文学的纪元,到今年,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已有整整20年。在此背景下,9月14日—16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亦庄召开了。

中文在线、掌阅、阅文团体等企业先后上市。

1998年3月

2015年7月

谈及这两栖的写作有什么差别,何常在说,“虽然叙事上大略有一定差别,但中央是不变的,就是怎么讲好一个丢脸的故事。在故事里赋予哲理也好,弘扬励志的能量也好,其实核心都是用优美、朴实的文字讲述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 在“网络文学成果转化”精品生产论坛后,作家何常在告诉青阅读记者,这也是他创作的密码。

一面是传统作家在场,对网络文学给予断定和冀望;而作为网络文学生产营垒的另一方,网文届则表现出一种对精品的渴求。在众多探讨网络文学精品影视剧改编的论坛上,网络文学作者也谈到作品的优秀对改编的重要性。创作者意识到,只有从创作源头就秉持着一种认真,才会有后续的可能。“文学驱动影视,最终还是要从文学出发。”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说,“其实咱们的初衷,就是让文学回归好的故事,发挥文字的魅力,通过这些影视作品,让好的故事有一个更广泛的传播。”

阅历了20年的发展,中国网络文学的市场宏大和日臻成熟是不争的事实。青浏览记者在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期间,直感本次网络文学+大会较以往最大的变化,便是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敞开心扉拥抱彼此。最直观的感想,莫过于所有大论坛都以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互动后的“精品生产”作为核心议题,网络作家在探讨如何在现实主义题材上努力打磨自己的作品之余,诸多国内一线传统文学作家也出现在此次大会上并在不同论坛上做了发言,这其中包含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作家严歌苓、周大新、石一枫和学者阎崇年等。

“今天我们谈到网络文学狭义上来说就是网络类型小说,这个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气象。但是应该看到20年的发展,我们网络文学处在一个造作成长或者野蛮成长的状态,”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告知记者,防止同质化、避免过于媚俗、处理现实的经验仍然是今天网络类型文学需要面临的问题,“作协成立网络文学中心的工作重点也在促进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互动。作协的许多名目,包括活动和采风,实际上并没有把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作家区分开来,就是渴望大家可能在互动中发生交流。”在他看来,跟着网络文学的发展,一些经典的高水平作品呈现,也是时候对网络文学有客观全面的意识了,“长远来看,文学的发展一定是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向进一步融合的方向走下去。”

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主要讲话。

金宇澄

2017年11月

至于如何摆脱选题的同质化,如何激发出正能量的创作,学者阎崇年在发言中从自己的历史研讨角度给了网络文学创作的倡导:“我个人以为,中华文化分为五种状况,农耕文明、西北草原文化、东北森林文化、西部高原文明和沿海岛屿大陆文化。”这个发言环节由于有点像是上课,不提及IP改编的大交易,因而现场气氛并不活跃,但实际上阎崇年的发言是存在“网文世界观”的指导意思的:“农耕文化所对应的农民故事、草原文化和牧民的故事在现有的网络文学里写得多,而森林猎人的故事,高原文化和大陆文明的故事当初写得还不够,咱们应当着重把这部分不足补上。”